這篇文章,獻給我的好友,以及長期的攀登搭檔:Mark Westman。
我第一次遇見馬克,是2001年在西雅圖的「垂直世界」(這個區域第一家攀岩館),Dale Remsberg的生日派對上。
當時我只是一個16歲的高中小屁孩,但已經完全沉迷在阿爾卑斯攀登上了。
我從我的導師(譯註1)Mark Bunker那兒,聽過關於無限支稜的故事。他曾經嘗試攀登過一次。
我也知道Mark Westman在前幾年的時間中,曾經6度攀登無限支稜,於是我纏著他問著關於這條路線的一切。
Mark非常樂於助人,我還記得他手繪給我看的「黑帶」(無限支稜上的難關) 地形圖,這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一年後的寒假,在Canmore,Mark邀請我加入他和Joe Puryear。
當時他們正為了Begguya北拱壁路線進行訓練,整個冬天都在攀爬一些陡峭的冰壁。
往後幾年,Mark和我進行了很多很棒的攀登,從Cascades到Bugaboos,再到Sierra、Patagonia以及阿拉斯加。

就在我和Rob出發前往這次無限支稜遠征前一週,Mark被診斷出了癌症。
Rob也曾和Mark結繩隊攀登過。
當我們得知Mark正面對一個比任何攀登都還要艱難、令人畏懼的課題,
而我們卻正要出發去攀登一條他大力鼓勵我們嘗試的路線,這感覺很矛盾。

Mark,我們都非常愛你、感激你,也都為你加油!

簡介

我認為我是一個攀登歷史書呆子,
同時也是Chris Jone的著作《Climbing in North America》以及Andy Selter最近的《Way to the Sky》的忠實粉絲。
就我個人的、完全主觀的立場上,阿拉斯加攀登史上有兩個最令人振奮的時刻:1954年和1976~77年。

在1954,Fred Beckey和Henry Meybohm經歷了阿拉斯加史上最成功的攀登季節,
首登了丹奈利山的西北拱壁、Begguya以及Mt. Deborah (後兩者跟Heinrich Harrer一起)。

1976年,Dougal Haston和Doug Scott第一次以阿爾卑斯式成功攀登了丹奈利的南壁。
幾週後,Charlie Porter首次獨攀丹奈利的卡辛山脊(Cassin Ridge)。
Charlie Porter是個有點謎樣的人物,我想他是那個年代最強悍、最鼓舞人心的攀登者之一。
不只是因為他獨攀卡辛山脊的前瞻性視野,也因他一個人處在那樣巨大的技術路線上,
卻能以36小時完攀整條路線 ─ 這是那個年代聞所未聞的速度。

George Lowe和Michael Kennedy在隔年繼承了這股氣勢,
在這不可置信的季節中,首攀了Begguya北壁以及Sultana (譯註2)南壁的無限支稜。

在Porter獨攀卡辛山脊後,獨攀卡辛成了北美的菁英攀登者之間狂熱追逐的目標。
從最早重覆獨攀的Michael Kennedy和Dave Cheesmond,到稍後的Mugs Stump。
在某個時間點,大約是七年以前吧,我開始好奇:「為什麼無限支稜沒有人獨攀?」
我們早已來到下一個時代,獨攀無限支稜將擁有與當年Porter獨攀卡辛同等的時代意義。
此後幾年,獨攀無限支稜成為我心中一個模糊的目標。

無限支稜這條路線進入我的視野已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因為我似乎特別融入它的社交圈。
除了以一段危險的變化路線來避過第一岩帶,並完成第四登的兩名澳洲人,
以及Mark Bebie (我九歲時他死於加拿大洛磯山脈的Slipstream路線),
我認識攀登過這條路線的每一個人。

最早嘗試攀登的是Alex Bertulis,他是一名卓越的立陶宛裔攀登者,同時也是我父母的好友,
我曾非常愉悅的與他相處了幾個晚上。
第二登是由Jim Nelson和Mark Bebie完成。我曾在Jim開設的戶外用品店「Pro Mountain Sports」工作過幾年,
店裡的牆上就掛著一張他們露宿在冰肋稜(譯註三)上的照片,因此我十分了解他。
George Lowe和Michael Kennedy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曾經有過幾次與他們的交流。
至於Carl Tobin、Barry Blanchard、Rob Owens、Eammon Walsh、Rolo Garibotti、Steve House、
Mark Westman和Joe Puryear他們,都是 (或曾是)我的朋友。

2009年,此路線的第八次登頂,由極有天賦的策馬特登山者Anthamatten兄弟,
和他們的朋友Andreas Steindl一道完成。他們由起攀點到山頂花費了25小時,打平了由Rolo和Steve寫下的紀錄。



譯註1:從我看過的少數關於美國攀登者的資料,他們學習登山好像都有點師徒傳承的味道,
           會跟著一位導師 (Mentor) 學習登山的技藝。就像Meru一片中的Conrad Anker的
           導師就是Mugs Stump。

譯註2:福拉克山 (Mt. Foraker)是美國官方給予的正式名稱,
           但就跟麥肯尼山 (Mt. Mckinley)一樣,它的原始名稱Denali被更多登山者所使用。
           而Sultana就是Mt. Foraker的原住民語名稱。
           在麥肯尼山已被正名為丹奈利山的今天,也許可以期待Sultana這個更美的名字,
           可以取代Mt. Foraker?
           並且,這篇文章後面只要提到福拉克山,原作者都以Sultana稱之,我也會跟著
           作者使用這個名字。

譯註3:冰肋稜 (Ice Rib),為無限支稜上的一段地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元植 (老張) 的頭像
張元植 (老張)

山中囈語

張元植 (老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