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無限支稜的計劃:冒險 v.s. 運動

因為反覆無常的氣候,以及地形的難度往往取決於當時的天氣和狀況,
阿拉斯加是個變幻莫測的攀登地。
同樣實力與熱情的攀登者,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兩種下場:超級大豐收或是徒勞無功。
舉例來說,我與挪威朋友Nils Nielsen在2011年的阿拉斯加之旅,
可能是我們狀況最好的一次。
那年我們花了整個春季一同在霞慕尼訓練,擁有超好的狀態以及滿滿的幹勁。
但稍後我們花了41天在阿拉斯加山脈,卻因為殘忍的爛天氣,沒有取得任何成果,
除了一些還不錯的嘗試外,我們什麼都沒幹。
(攀登報告:http://www.colinhaley.com/kahiltna-2011-easy-peak-bagging-and-single-push-failures/)
2012年我投入了更多時間,花了55天在阿拉斯加山區,但依舊沒有任何成績。
(攀登報告:http://www.colinhaley.com/solo-attempt-on-north-buttress-of-begguya/)

在2012那趟攀登之旅即將結束之際,6月29日,我將背包盡量打包到最輕,裝進5天的物資,
以及一套技術裝備跟80米的繩索,將我的計畫告知基地營經理 Lisa Roderick (Mark Westman的太太)後,
便滑雪朝無限支稜前進。當攀登到一個接近路線途中必經的隘口時,我意識到我又失敗了。
低海拔這兒的雪,在攀登季末已經融化地太嚴重。此時天空又下起了大雪。

若我2012年成功獨攀了無限支稜,那時攀登的時間會是這一次的四到五倍,
但我認為這兩者的成就是相同的。
獨攀並完攀一條從未爬過的路線,完全不同於獨攀一條曾經爬過的路線。
前者將有更大的冒險成份,而後者有更大的運動成份。
有時登山運動是純粹的冒險,有時則是純粹的運動。而通常,它是兩者的結合。
冒險並不優於運動,運動也不優於冒險,它們是截然不同的。
在2016年的今天,像白朗峰山區那樣的地方,提供給攀登者的,是90%的運動以及10%的冒險。
相對地,在阿拉斯加山脈這樣的地方,進行阿爾卑斯攀登所體驗到的,
是70%的冒險與30%的運動。
登山中的這兩種面向我都非常喜愛,同時享受它們帶給我的體驗。

上個冬季,我的朋友Rob Smith問我,要不要與他一同嘗試無限支稜?
他知道我2012年時曾經嘗試過獨攀。
他建議我們可以一起爬一次路線,之後我去獨攀它將更游刃有餘。
我被這個想法深深吸引了。
我知道在獨攀之前先爬過一次該路線,會減損冒險的成分,
但也讓我能採用超級輕量、快速的風格去獨攀路線。
這在運動上有更高的境界,而且他媽的更有趣。
我也很尬意在獨攀前,先與搭檔從Sultana Ridge (譯註1)一起下山一次。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那將是整段無限支稜獨攀中最危險的部分。
Rob比起我其他的遠征搭檔少了些經驗,但他比任何我認識的人都好相處,
我知道我們將會有一趟很享受的旅程。
所以,最後計劃定案為運動版的獨攀無限支稜。

最後,我得到了所有運動的愉悅,同時也體會了巨大的冒險。
不過卻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可怕意外。

譯註1:Sultana Ridge是福拉克山的東北稜,也是此山峰的攀登路線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元植 (老張) 的頭像
張元植 (老張)

山中囈語

張元植 (老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