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Rob一同攀登 (第一次)

我跟Rob5月2日飛到Kahiltna冰河上的基地營 (譯註1),
開始攀登第拿里峰的傳統西拱壁路線,進行我們第一階段的高度適應。
以前攀登第拿里時,我都在4300公尺建立前進基地營,
不過這次我決定採取不同的策略,將前進基地營設在3300公尺營地 (譯註2)。
我們都在那兒過夜,每天單純的往返更高的海拔進行高度適應。
5月15日,我第13次登頂了第拿里峰,因為單日往返將近3000公尺高差,
又要踩雪開路 (當天沒有人爬到超過5000公尺以上),所以感覺比以往困難一些。
Rob的高海拔經驗比我少,狀態也沒好到足以登頂第拿里峰,
但在經過幾趟最高到5000公尺左右的適應後,他的高度適應程度也足以應付無限支稜了。

在我登頂第拿里峰後,我們收拾了前進基地營,滑雪回到Kahiltna基地營,在那休息了兩天。
5月18日,我們從基地營出發,前往我們預定的下撤路線─Sultana Ridge,開始第二輪高度適應。
2010年我曾與Bjørn-Eivind Årtun一同攀登福拉克山,
那次我們在暴風雪中驚恐下撤,我完全不想再經歷一次。
所以,這一趟除了取得更好的高度適應外,更重要的是偵查下撤路線,確保我們能夠安全下撤。
5月18日當天,儘管背著沉重的背包,我們還是差一點就爬上了克羅森山 (Sultana Ridge途中的一座山頭),
這要感謝當天一早從克羅森山滑雪下山,把路都開好的的Noah Howell和Ben Peters。
不幸的,之後四天,5月19日到22日,可怕的天氣使我們無法繼續前進到12472峰。
(順便說一句,用海拔高度,尤其是用古老的英制來命名山峰真的超無聊的。
我建議用Lady Point來命名,以紀念Sue Nott和Karen McNeill,在我的部落格也會繼續使用這個名字。)(譯註3)
儘管我們連下撤路線的四分之一都沒走完,但至少我們又在高海拔適應了四晚,
對於Lady Point以下的情況也有聊勝於無的了解。

在Kahiltna基地營又休息幾天後,5月26日,我和Rob滑雪來到無限支稜腳下。我們非常幸運,
有三個歡樂的英國人:Ben Silvestre、Pete Graham以及Will Harris也打算攀登無限支稜,
他們早了我們一天出發。不但讓我們省去接近路線前的開路過程,也有助於隔天路線前半段的攀登。
以前在阿拉斯加,有好幾次我與我的夥伴都走在其他隊伍前面,深陷開路的痛苦之中,
這一次終於換我們享受別人的成果了!
5月27日凌晨三點,我和Rob從營地起身,早晨5點46分,我們跨過了冰川背隙 (譯註4)

從以往攀登過的隊伍口中得知,無限支稜最大的挑戰並非極端的技術難度,
而在於它的規模以及攀登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因此,我們只穿著簡易吊帶、用單條半繩攀登、攜帶輕量的技術器材。
我們帶了睡袋睡墊但沒帶帳篷,計畫在下撤過程中的冰河裂隙裡露宿。
除了冰肋稜前段我們採用同時獨攀 (譯註5)之外,全程都採同時行進攀登 (譯註6)的方式。
在「黑帶」之前,我們追上了三位英國人。和他們擊拳,感謝他們在前面幫我們踢雪開路,
並保證在後半段會盡量將路開得大條又好走。

超越了英國人後,我跟Rob繼續攀登。很幸運的,沒有降雪,但風挺大的。
當我和Rob抵達了我們預定的休息點─「刀鋒刃脊」結束的地方,風已經大到無法點燃爐頭了。
我們只好繼續,然後找到一個裂隙鑽進去,花了兩個小時休息、煮點東西吃。
這裡已是技術攀登的終點,從這到山頂只剩一道雪坡。風在狂暴的吹襲及近乎靜止之間交替著。
令人欣慰的是,最上段坡面的軟雪已經被風掃光,雪況有如被人開過一般好走。

Rob非常努力地與高山反應奮鬥著,我們的進度明顯慢了下來。
凌晨12點06分,在攀爬18個小時20分鐘後,我們抵達了福拉克山的山頂。
我們沿著日本路線快速下撤了1500公尺,之後沿著Sultana Ridge走了一小段,
找到一個舒適的裂隙作為我們的遮蔽。在裡面睡了大概五小時後繼續行程。
在Lady Point東稜,我們衝進一個之前適應時使用過的裂隙,
我們融了更多的雪,小睡半個小時。
當離開這個我們命名為「冰凍腰果城堡」的裂隙時,留下了一些物資:
一罐瓦斯、四根能量棒,以及一些運動飲料粉。
幾天之後我非常慶幸此時留下了這些東西。

在5月28日夜間,我和Rob跨越了克羅森山。接著在5月29日早晨六點左右,
回到了Kahiltna基地營。
幾小時後,在Rob搭上TAT公司的小飛機離開前,我給了他一個擁抱。

我們完成了一趟很棒,而且十分成功的旅程。

譯註1:Kahiltna冰河基地營,是攀登阿拉斯加山區大部分路線的基地營,
包括攀登第拿里、福拉克山等等,都是共用這個營地。

譯註2:攀登第拿里山一般分為五個營地,3300公尺是第三營,
4300公尺是第四營,第五營則位在5300公尺處。
一般隊伍會在4300公尺儲備大量物資,並伺機推進至第五營,準備攻頂。
像柯林這樣從第三營一日登頂需要超乎常人的體力。

譯註3:Sue Nott及Karen McNeill,美國女性登山者,
兩人於2006年挑戰成為首支女性隊伍完攀無限支稜,但最後山難失蹤。

譯註4:冰川背隙。冰川與岩壁間交界形成的大裂隙,
許多技術路線在跨越背隙後,就開始正式的技術攀登。

譯註5:同時獨攀。兩人解開繩索,同時無確保攀登。

譯註6:同時行進攀登。攀登者結成繩隊同時攀登,但不進行分段確保。
僅以兩人之間架設的固定點進行確保。這樣可以大幅加快攀登速度,
但墜落造成的後果也較為嚴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元植 (老張) 的頭像
張元植 (老張)

山中囈語

張元植 (老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