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篇
急救證照篇
颱風篇


第九條第二項:禁止進入未開放之山域步道及自行開闢路徑。

這邊要分兩個部份來講。第一個是山域步道的開放與否,第二個是自行開闢路徑。

1. 山域步道封閉的合理性?
曾經有人做過統計,以台灣高山健行活動最熱門的「百岳」為指標,
這一百座山頭,其中有近半數的四十幾座是處於封閉狀態。
理由千奇百怪,從道路坍方危險,到芒草太長……等等不一而足。
但,時下進行高山健行的登山客們,最汲汲營營的,還是為了「完百」而努力。
於是這造成了一些現象。
目前封閉的百岳路線、山頭,其實都有在圈內流傳的破解撇步。
申請攀爬A山頭,但走一走「哎呀我迷路了」就「不小心」到了隔壁的B山頭;
或乾脆直接無視封山,爬就對了。
這樣的現象其實已是公開的秘密,大家口不說,身照做。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官方將登山路線封閉,對實際山難的發生沒有任何幫助。
反而會因為大家都爬黑的,當真的發生山難時,搜救隊更難以掌握遇難者的相關資訊。

各位看客也許會不以為然,認為這些登山客真是拿自己的命在開玩笑,不負責任。
但說真格的,會去攀爬這些封閉的冷門路線的人,本身都具備一定的能力,足以應對可能的風險。
我沒時間對以前的資料進行彙整,
但是光看今年度 (2016)截至目前為止發生的山難事件,沒有一樁是在明令封閉的步道上出現。
同時,國家公園法中,國家公園的權責只限於「生態考量」而進行山域管制。
「登山安全」從來不在國家公園應該負責的範圍內。

我認為,登山安全要由公家機關這邊加強,不是把步道封一封就能奏效。
讓我們看看現代登山的發源地:歐洲怎麼做的。
歐洲的攀登聖地:霞慕尼,那邊沒有任何對山區活動的管制,沒有。
你連報備申請都不需要,就自由自在的入山攀爬就好。
任何對於風險的判斷,都回歸到登山者自己身上。
但是,當地的旅遊中心,有非常非常詳盡的,關於山區路線狀況的資訊供登山者查閱。
同時也有即時的路線狀況回報,登山者在攀登完畢後會將現在的路線狀況及資訊帶下來,
讓旅遊中心可以更新。
如此,登山客能有充足的資訊,判斷這條路線,在不在自己的能力範圍。
沒有人會無謂的送死或將自己逼入險境的。

除了資訊之外,再來就是管理的問題。
也許有人覺得完全不設入山管理太過激進,搜救隊一樣無法掌握遇難者的資訊。
那我們可以學學東亞第一登山強國:日本。
日本的山區,儘管山難發生比率比我們高上一大截 
(去年因山難死亡的人數共為200多人,扣掉人口基數差異,其比例還是比台灣高),
但日本的山從來不封山。
以我去過的八岳山區為例,他們就只是在登山口放一個小信箱跟一盒表格,
你入山前把你的登山計畫填一填,丟進信箱就好了。
這個措施正是為了一旦發生山難,搜救隊可以更有效率的掌握登山者的情況而設計。

建議:一昧封閉登山步道,無法有效降低山難發生比例。
應該開放所有步道 (有生態考量者可進行總量管制),並改為報備制。
同時公家機關可嘗試建立更完備的山域資訊查詢系統,讓登山客有更多資訊去判斷自己適不適合攀登某些路線。

2. 禁止自行開闢路徑。
這一條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台灣的登山活動,除了大家知道的「登百岳」之外,其實還有許多不同形式。
讓我來解釋一下大家就會知道這條多好笑了。

變化路線:
就算是在「登百岳」這個範疇,既有的登山步道也不是千年不壞。
有些步道因為開在山腰,颱風過後就坍掉了。
比如八通關古道的觀高到八通關這段,早年的路在某次颱風後就變成一大片崩壁,
現行的高繞路也是山友探勘出來後,才由國家公園採用。
又或者一些季節性的路線,比如「能高安東軍」最後一天的萬大南溪那段,
夏季水量大的時候,溪床上的路有些風險,
因此有山友在上面開了一條高繞路,讓夏季通過這個區域更加安全。

變化路線2:
就算不是因為安全考量,仍有許多變化路線的可能性。
以北一段為例,傳統走法從南湖南峰後,就要下到中央尖溪,再從溪谷一路爬上中央尖山,繞一個U型。
但其實也有從南湖南峰─巴巴山─中央尖山的稜線路線可以通行。
這種變化路線對於山友來說,也是另一種挑戰的樂趣。

探勘
有一些山頭,尤其是海拔較低的中級山,根本就沒有既有步道可以上到山頂。
但人們探索的心不會止息,總是有些人會想要到那些沒有人踏足的山巔去看看。
又或者,台灣的山區深處,往往藏有許多古早的人文遺跡。
從清朝、日治時期的古道遺跡、原住民的舊部落、早期林業伐木的遺跡等等。
這些人文遺址的現場,都不是既有的步道系統能夠到達的地方。
只能仰賴登山者「自行開闢路徑」才能到達。

溯登
溯溪一直是台灣非常重要的戶外領域之一。
沿著溪向上溯行,最終就會來到溪的源頭 (廢話)。
於是台灣有一種溯溪形式,就是沿溪一路上溯到源頭,之後接到山上的步道系統。

冰雪攀
台灣每年只有冬季時才會降雪,
而積雪結冰的高山,就成為培育台灣登山者前往國外攀登高峰的搖籃。
但,大部分的冰雪季路線,並不在國家公園既有的步道範圍內。
冬季的玉山北壁 (千元紙鈔上的玉山那一面),不知道培育出多少優秀的冰雪攀登者;
雪山圈谷,更是基礎雪地訓練最佳的場所之一。
結訓時由圈谷直上雪山主峰的體驗,應該是台灣許多有雪訓經驗的學員共同的回憶。

上述舉的這些例子,只是除了「沿著步道登百岳」之外,台灣現有登山文化的一部分。
但政府制定出了「禁止自行開闢路徑」這一條,就徹底打壓了這些不同形式的登山活動的存在。

建議:取消「禁止開闢路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元植 (老張) 的頭像
張元植 (老張)

山中囈語

張元植 (老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