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懶了許久,最後還是在兔仔的催促下開了這個部落格。

 

臉書的確是一個傳播資訊神速的平台,但可惜的是它適合簡短的小感覺,不適合略長的文章─尤其是嚴肅長文。

最致命的,是它的高訊息更新率。這導致根本沒什麼有價值的文字能夠被真正的留下來,而不會沉入爆炸的資訊深淵。

所以,最後還是開了這個地方,主要是讓我能夠留下一些我覺得值得留下的文字。

次要目的,則是讓我重新開始感受一些書寫的愉悅。

沒錯,我曾經也是一名會抱著本皮面筆記本坐在落英繽紛的樹下,寫點什麼詩情畫意的小文青的。

 

所以這裡會摻雜一些有系統的所謂「文章」 (這是相對於臉書那種輕薄短小小心情),以及一些生活札記。

話說這或許是新年新氣象,雖然年都過了老久了,

但俗話說一年之計在於春,也許將悄悄到來的春日腳步聲當作一年的起始也沒啥不好。

春天的到來,意味著冬季的離去 (廢話)。冬季的離去,對於一名登山者來說可意味著不少事情。

比如說,無盡的雪訓終於結束了。

 

今年作為一名剛剛投入業界,同時又僥倖在雪地攀登有些經驗的戶外從業者,

接了不少梯的雪訓,算一算好像有四梯還五梯。覺得黑森林那條小徑都快被我踏爛了。

也許大家會覺得這樣很好啊!可以練雪地技術,兼在這慘澹的冬季又有工作可做。

是這樣沒錯,可是如果你今年不知道跟哪個太歲犯沖剛好命中帶水,就不太好了。

這個冬季在山上20來天,真的看到太陽的日子我一隻手的指頭可以數兩次。

而這樣的冬季對我一個登山者而言還有另一層意義:

經過了三個月的停訓 (不是停經),我已經徹底退化為一個只剩基本心肺功能,外加攀岩只能爬5.8的廢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俗話說得好:職業選手的自覺,不斷訓練!我離這句話可離得老遠!

加上今年的一些攀登計畫所需,在這一年之計的季節,我終於開始重新訓練了!

 

首先是攀岩,從已過去的那個週一開始,要維持除了上山帶隊之外,一週3~4次的攀岩量。

這個月先用一週2次上攀+1~2次抱石的節奏來爬吧,先把基礎耐力爬回來再說。

目前本週戰績:週一頂瓜瓜、週三紅石、週五北投、週日北投,算是達標。

 

再來是跑步。

說實話從去年5月龍洞耍笨掉下來撕裂了兩隻腳踝的韌帶之後,一連串的行程讓受傷並沒有辦法好好靜養恢復,

所以腳恢復得很慢。直到最近兩三個月,右腳踝外側在彎曲擠壓時還是會有痛感,一直沒有好轉。

這個禮拜三怒去掛了骨科聖手章醫師的診,可能是我跪著掛號誠意十足,連上蒼都為之感動吧。

章醫師在照了X光片,用超音波掃了掃後,鐵口直斷說,這沒什麼,就腳踝裡面卡了兩顆碎骨頭而已。

「這骨頭多大啊?」我不經意問了一下。

「大概4mm直徑吧。」章醫師一貫的淡定表情。

幹!聽到的當下我有點嚇到,4mm聽起來小小一個其實不小耶!啊該怎辦?

「多做伸展讓關節打開一點空間,擠壓的時候就不會壓到那個了。」

「其實你左腳腳踝裡面也有」章醫師面無表情的拿著超音波那個掃描用的器具。

 

聽到這邊我就放心了。

只好慢慢拉筋啦。至於這段筋拉開之前的時間怎麼辦?

就跑唄!反正,好像也只是痛一下而已。

今天迎著放晴後的夜風,在磺溪河堤道跑了三圈,8.1km,40分46秒,均速5分速左右。

以復健跑來說,還OK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元植 (老張) 的頭像
張元植 (老張)

山中囈語

張元植 (老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